时间废墟

只有他一个,被留在了十八岁。

【原创】MI爱情故事01

Attention!

-文笔渣
-小白
-慎入

在香港,中学被人分为了三种:Band 1、Band 2以及Band 3。Band 1是最厉害的,Band 3是最弱的。而在各个Banding中,又分为头、中、尾。

阳光中学就是一所Band 1头的英文中学。

作为一所Band 1头的中学,它的要求当然十分严厉。首先,除了中文、中史等以外的科目,其他科目一律以英文教授,以求学生能够多接触英文这门全球性语言。第二,老师在课堂上会使用100%英语来教学。第三,功课量自然是大的。一旦当天早读时欠交功课,就会通知家长。其他还有很多很多的,就不在这里说了。

总之,进得来这所学校的,一开始可能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,可最后出来的肯定比普通人强。 在如此竞争激烈的地方,自然会培育出天才,可也一定会有跟不上进度的人存在。学校虽不至于排斥他们,却也在一定程度上放弃了他们。

这次的爱情故事,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发生的。

MI的爱情故事。

【all范】范统的一天01

Attention!

-cp为all范,有月范,暉范等
-人物崩坏ooc
-文笔渣且小白

章之一    灾难的开端

「为什么题目不会是灾难?我好不怕啊!」---范统
「肯定是在说范统吧。」---珞侍
「嗯,没错。」---绫侍
「哈哈。」---音侍
「国主陛下英明。」---违侍
「不要紧的,范统。就算有灾难……我也会保护你的。」---月退
「前辈我也会保护你的!」---金侍
「嗯,我也会……怎么话都好像被前两个人说了?那我该说什么才好……」---修叶兰
「金毛都给我死开!范统是我的主人,才不用你们来保护他呢。」---噗哈哈哈
「……为什么大家都认定这个灾难不是我的呢……」---范统

这是一个愉快美好的清晨。
嗯,非常的愉快美好。
珞侍正在批改公文,自从他成为了东方城国主后,他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批改公文中度过。他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是否就是他所渴望的。
有时候,他也会想,若是母亲没有死去,自己现今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呢。应该还会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东方城少主吧。

两年前的那场战斗改变了一切。
而再此当中,自己的好友都参与了。
对于这件事,珞侍一直感到难以释怀。
越想就越感到心烦意乱,珞侍干脆搁下笔,打算到外面走走。
走到外面,走廊竟是空无一人。
珞侍不由得皱了皱眉,神王殿的人真的是越来越松懈了,是因为自己威信不足的原因吗。
但当他走到其他殿时,却发现,连最勤奋的小金都不在了。

发生了什么事呢?

他思前想后,想到了唯一一个可能造成这状况的人。
「肯定又是范统吧。」
他不由得扶了扶额,叹了一口气。
珞侍不再迟疑,脚步一转,往代理侍的住所走去。

此时的珞侍尚未知晓,前方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。

「前辈!」
饱含情意的呼喊在门外响起。
范统用被窝罩住了头,打算无视外面的声音。
可范统不理会,不代表外面的人会因此而闭嘴。
见范统不回应,金侍更焦急了。他知道范统就在里面,于是他开始用更大的音量来呼喊他的前辈。
「前辈!你没事吧?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」
敲门声不绝于耳。

范统听着外面的声音,身体却不想动弹。
他并不是睡过头了抑或是生病了什么的。
相反,他现在的意识无比清醒,清醒得让他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!
范统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胸前的那两团柔软。
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后会变成了女人?!
我是想要女朋友但我不是想自己变成女人啊!

这一定是在做梦吧。
范统捂住了头。

这时,门外的金侍终于决定破门而入。
他一脚踢开了范统的房门,瞬间,床上那一大坨东西映入眼帘。

……
没有任何动静。

金侍小心翼翼地走到范统床边,摇了摇他,「前辈?」
范统把自己捲縮起来。
金侍使勁想把被窝拿走。
「前辈……你有问题的话可以找我帮忙啊。我也想帮助前辈以报答前辈的恩情。」
听到这句话后,范统迟疑了。
或许……小金能帮他?

金侍敏锐地擦觉到范统稍微晃了晃神。趁着他力度变小的那一刻,金侍用力抽走了被窝。
他神情空白了一瞬。

实在不能怪责他,因为眼前的情景的确很具冲击性。
微长的棕色发丝,泪眼婆娑的紫色眼眸,苗条的身材。最具冲击的还是那汹涌的柔软,仿佛下一秒就会从衣服中弹出来般。
简直要让人兽性大发,尤其对象是他那亲爱的前辈。

太犯规了……
金侍默默捂住了鼻子。

范统看到金侍的反应,感到又羞耻又难堪。
你在害羞些什么啊!我可是男的呀!
他连忙用被子卷着身体。
啊,好可惜……
金侍有些意犹未尽地想。

然而两个人都未注意到的是,房门依然大开。
下一刻,门外响起的尖叫令范统羞耻得只想找个洞躲起来。
「代理侍大人变成女的啦---!」

这,就是一切的开端。

待续

【all范】范统的一天00

Attention!!

-cp为all范,有月范,暉范等
-人物崩坏ooc
-文笔渣且小白

○范统的事前记述

成为代理侍已经有不短时间了,……大家给我的公文也总是一些鸡毛小事,原本我还想说这是不是在給新人习惯的时间啦,可自从看到金侍的公文后我就知道自己错了啦!
……是……我也知道自己不是多厉害的人,但看到这样的待遇我还是很受伤诶……唉,或许我不该这么理解?换一个角度想的话,我的工作没什么大困难,平时可以偷懒一下……这样看我还可以说是捡到便宜了?

话说最近噗哈哈哈很奇怪啊,连我叫他也不回应……虽然平时用符咒只需要握着拂塵就可以了,可他这样我也很担心啊……要不待会儿去问问他?

除此以外,我现在的生活还可以,说到这里,月退最近也没有太常来东方城了,我虽然死过一次,但月退应该对他自己的死耿耿于怀吧,……有时候看到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就十分担心,希望他有天能走出这阴影。

咳咳,还有就是在这里便说说自己的事吧。……真的没人看上我吗?……我知道这样很没心没肺啦,可我真的很需要一个温柔体贴的女朋友啊,下半辈子有个伴嘛。条件只有一个,那就是性别为女……什么?!你说我应该与月退在一起?这不对啦,就算长得再漂亮月退也是男的啦……
怎么人人都说这个……

待续

【月桃】注视

Attention!!

-cp为月x木之本桃矢
-人物崩坏ooc
-文笔渣且小白

月城雪兔是他在伪装状态时所使用的名字。
虽然是同一个人,但却有不同的性格与思考,所以,比起说雪兔是他的替身,他更愿意认为雪兔是另一个人,是他看着成长的孩子。
而事实也的确如此,到现在,雪兔已经有独立的思考,比起一开始变得大大不同。
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。
木之本桃夭。
月注视着那个男人,他拥有一头清爽的黑发,嘴上不说但内心却十分温柔。
这二人互相喜欢彼此,但却又隐藏不说。
可能是因为雪兔是他的半身吧,他能感受到雪兔的情绪-----包括那深深的眷恋。
若是其他情绪的话,月能摆脱其影响。但独独是这个,他无法独善其身。
可能是雪兔对此的感受太深刻了,从而影响了他。
真的是这样吗?
内心却有把声音在质疑。
月晃神了一刹那,随即,他强逼自己恢复到平常状态。
-----「稍微……有点累了。」

远方,与同学交谈的木之下桃夭看向西方。脸色一瞬间变得凝重。
「……是你吗……」
「怎么了?木之下君?」
「不,没什么事,我们继续吧。」

月现在的意识十分清醒,他看着眼前的情景。准确来说,是雪兔看着的情景。樱的魔力并不足以支撑他的存在,所以他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,而为了解决这问题,唯一能找的人就只有……
若是雪兔无法察觉到他真正的心意,问题就无法解决。魔力完全消失之时,不仅是他,雪兔也会消失。
快点察觉到啊,雪兔。
这样想着的他也无视了自己的心声。
这时,一阵虚弱涌上来。月被迫陷入沉睡。
世界一片黑暗。

「我都知道的啊,雪兔,你不是人类的事……」
伴随而来的是突然变得开明的视野。
月不出意料地发现自己已经变回了原来的姿态。
「……就是你吧。」木之下桃夭肯定地说。
「……」默认。
这是他第一次以自己的形态去面对这个人,月竟觉得有点紧张,心跳不断加速,以至于他也忘记了自己刚才说过什么话了。
「……作为交换,你要帮我照顾好樱。」
「她原本就是我的主人,不用你说我也会保护。」
啊,下意识回嘴了。
月有点惊讶于自己此刻的言行,这绝对不是平时的自己会做的事情。
然后气氛一时陷入沉默之中。
木之下桃夭突然闭上了眼睛。
月停顿了一下才把头缓缓伸到他的脖子边。
蹦-----蹦-----蹦-----
心脏变得有点不像自己了。
有那么一瞬间,月希望这刻能永远停下。
温薄的鼻息吐在桃夭的脖子上,月能看到桃夭的皮肤敏感得起了疙瘩。
月突然停下,他保持着这个动作,想看看桃夭会有怎么样的反应。
果然,桃夭开始不适应地震了震,耳朵发红,最后身子也好像有点软。
「你究竟行了没有?」
耳边传来他咬牙切齿的声音,可发软的身体却让他的声音听上去变得有点惑人。
月的眸色加深了。
但最终他也只是在他脖子边吹了一口气后便把他的魔力抽出来。
他离开了那片几乎要让他失控的空气。
「完成了吧,所以你能让我看一下雪兔吗?」

月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給狠狠重击了一下。在这一刻,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的感情。可那又如何呢?桃夭所认定的人是「雪兔」,而不是「月」。
他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心藏起来,然后伪装若无其事地说:「啊,这是当然的,他不会有事的 。」
表情像往日般毫无不同,可只有他知道自己内心的痛楚。

【再无他人可以影响他的情绪。】

他交出了身体的控制权,然后在意识的深处看着桃夭为了雪兔而流露出的担忧。
也许那温柔从来都不属于自己,但直到遥远的将来,我都将一直注视着你。
尽管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。

完结

喜欢师兄,更喜欢明非。

推书前言

没什么事做,打算记下自己看过的书,有网上的,也有实体书的。如果有路过的人觉得那些书还可以的话,可以給个赞吗?
我看的书大多都是小说类的,其实是有到过书评区那边去看看的,可一看就给吓跪了。里面的书名一看就觉得有股艺术的气息阿(百年孤独什么的),我实在不忍心把自己的推书放那边😓,感觉会破坏那边的的艺术气息阿。所以就不放在任何标签了,自己看就行,也算是记录自己看过的书吧。希望自己有一天的层次也能升到那边的水平……😶然后那时便能放那边了。

【平路】作用力02

Attention!!

-cp为平田洋介x绫小路青隆
-人物崩坏ooc
-文笔渣且小白
-我永远喜欢绫小路青隆.jpg

班上的气氛有点压抑。
即使每个人仍如往日般与友人交谈,也无法掩饰他们从心底里所发出的不安与焦躁。
我看向自己的手机屏幕,视线停駐在某一个地方。
75,000。
这是我在这一个月后还剩下的个人点数。
没错,从我升上这所以高升学率为名的学校后,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。在这一个月里,我结识了很多友善的同学,大家相处融洽,这令我十分放心。只有少数同学比较独立,至今仍独自行动。
直至现在,情况还算稳定,但一种无法言明的感觉盘踞在我心头,久久不散。
而这种感觉在今天显得尤为强烈。
轻井泽向我走来,她显得有点紧张。
「平田君。」她如此说道,「我稍微有点事要跟你说。」
「是关于点数的问题吗?」
「果然呢,平田君也没有收到。」她看上去有点疑惑,「难道是学校方面出了问题吗?但是其他班也有收到啊……」
「待会儿便向老师报告吧。」我这样说,「老师会有办法的。」
无论老师能否解决问题,现在安抚同学的情绪是最重要的。
「说得也是呢。」轻井泽展露微笑,「谢谢你,平田君。」
她再次回到她的团体,能够清晰看到女生们稍微松一口气的样子。
我沉思。
这所高等育成大学附属高中提供了十分多福利给学生,学生的未来受到保障。
但我却隐约感受到有什么猛兽潜伏在这快乐平静的表面之下。若是处理不恰当的话,极有可能会把我从开学到现在所作的努力都破坏掉。
但没关系,它破坏,我便保护。
所以……
------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。」
不会再发生了。
绝对,一定,不会。

然后,迎来的是这样的话语。
「……要是办的到的话,就拿出与实力者相符的姿态前来挑战吧。」茶柱老师说完后便推门离开。
教室瞬间陷入低迷的气氛。
前方的挑战如同巨石般压在心头。
日常,终结。

待续

【京子中心/纲京】距离最近的旁观者01

Attention!!

-京子中心
-微纲京
-文笔渣且小白
-人物崩坏ooc
-京子我女神



是什么时候留意到那个少年呢?
这个问题连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只是回过神时,目光就已经难以从他身上挪开。

「京子酱,我们一起去天台吃便当吧。」拥有一头亮丽黑卷发的我的好友-----黑川花向我提议道。
天台啊,偶尔到那里吃便当好像也不错呢,而且风也挺舒服的。
所以我欣然答应了。
和几个好友有说有笑地向班房外走,只是在离开班房前,我又感受到那个目光。
我往后看。
映入眼中的是拥有一头褐发,獨自縮坐在座位,看上去十分害羞怕生的少年。他似乎没料到我会突然回头,吓得赶紧低下头。
沢田纲吉。
我记得这个名字,沢田同学似乎是因为身体不太好的关系而经常请假。
是因为错过了开学而交不到朋友吗?
我决定邀请他。
「沢田同学,不介意的话要不要一起吃便当?」
我笑着对他说。
他瞪大了眼睛,很是惊讶的样子。随即低下了头,支支吾吾地说:「呃……那个……我忘记带便当了,所以……我想到学校餐厅里吃……」
说到最后时,他的头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。
我擅自走上前,给他造成困扰了吧。
我有点懊恼。
「是这样啊,抱歉呢沢田同学,有机会的话,我们下次一起吃吧。」
我带着歉意说出上面那番话。
「不不,这不是京子的错……」
他涨红了脸地想对我解释,并没有半分勉强的样子。
见此,我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太好了,我还以为给沢田同学造成困扰了呢。
在说了几句话后,我向沢田同学道别,走向了等候多时的好友身边。
「京子最好还是不要理会废柴纲为好喔,太接近他的话废柴会被传染呢。」
小野寺对我说。
「怎么会呢,沢田同学是个好人啊。」
听完我的话后,小野寺虽然不认同,但也没再说什么了。
「京子酱太善良了……」
那时的我以为这件事会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小插曲,却没想到沢田纲吉这个名字将在我以后的人生中反复出现,最后烙印在我心底,再也无法分离。

待续

【纲吉中心/R27】守护阳光

Attention!!

-无cp向(微R27?)
-纲吉中心
-文笔渣且小白
-人物崩坏ooc
-纲吉是我的

我是个没用的人。
我自己深知这一点。
在最初的最初,我和大家都是一样的。
我也曾拥有几个好友,欢乐时互相分享,难过时互相安慰。
可时间不会等人。
在大家都勇敢努力向前迈进的时候,我选择了逃避。
结果就是我一个人被留在了原地。
时光有如白马过隙。
升上国中时,我身旁再无一个友人。
无论是运动还是学习,我样样都不在行。不知有多少次,我从房门外偷窥到平日总是乐观天真的妈妈在摇头叹气。我无数次想要奋发图强,却又无数次放弃了。
再等等吧,还有两年,时间长着呢。
就这样,我用着连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借口来安慰自己。

由于成绩不好,考试也经常不合格。同学都嘲笑我,原本一直鼓励我的师长也终于放弃我了。
我成为了他人口中的「废柴纲」。
啊已经没用了,上不上学也没关系吧。
就这样,我开始早退,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没什么事就不上学的状态。
妈妈一开始有劝过我,也曾买过一些心灵鸡汤类的书给我看。我明白她是好意,可我就是看不进去。
我无法面对这被我自己弄得一团糟的人生,妈妈无声的体贴温柔更加剧了我的痛苦。
到头来,我唯一能怨恨的就是我自己。

并盛町里可选择的中学并不多。因为我是并盛国中的,所以我最后直升到并盛中学。进入初中后,我犹如一摊死水的生活起了些微变化。
笹川京子。
我怀着爱慕的心情念出这个名字。
与毫无作为的我不同,她是一个文静有礼,美丽大方又可爱的女孩。理所当然的,她在开学仅仅一个月后便成为了全校的偶像。周遭的人因为仰慕她,甚至还成立了一个「笹川京子后援会」。由此可看出她的受欢迎程度。
过往总是请假早退的我也因为她而偶尔回到学校。但周围的视线却令我十分难受。
那是鄙视的目光。在他们的眼里,我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存在。
周围的景色开始失去颜色,他们的话语也渐渐变得模糊不清。
就这样吧。
我自暴自弃地想。
这样谁的话语也不会传过来了,自己也就不会被伤害了。
若那个时候的我,选择这样做,恐怕就真的没救了吧。
把我拉出那个深渊的人是京子。
「沢田同学是因为身体不好吗?我好像是最近才看到你喔。」她没带有一丝虚情假意地问。
她是纯粹在担心我。
此时此刻的情景一直铭刻在我心中,从未忘怀。即使日后的我面对再多困难,想起这画面时,也总会会心一笑。

因为京子,我感觉人生好像有了意义。她已经成为了我的心灵寄托以及支柱。我每天上学都只是为了看她与人交谈时所露出的笑颜。
即使那笑颜不是为了我而展露的。
其实我仍然在逃避现实,我只是从一个深渊跳到了另一个深渊而已----那时的我还没发现这一点。

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不温不火地持续。
可直到那一天----------

「ciao'su,我是你的家庭教师,Reborn。」
戴着黑帽的大头婴儿用他那可爱的婴儿声音说道。
那瞬间,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睡糊涂了。
一个婴儿会说话?!
还说是我的家庭教师?!
我想笑。
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。
我笑得人仰马翻。
「哈哈哈哈哈嗯……!!!!噗!」
笑声被逼中断。
我抱着肚子,狠瞪着那婴儿。
「小婴儿,你来错地方了吧,这可不是玩乐的地方啊,一个婴儿怎么会是我的家庭教师呢。」
我随即转身,谁料从后方来的一脚又把我踹到地上。
「好痛……」我不禁呻吟出声。
闻声而来的妈妈解释了一切。此时的我才真正意识到眼前的小婴儿真的是我的家庭教师。
这就是我与我的家庭教师reborn的初遇,尽管不太美好且是以我的被暴揍结束,但那的的确确是改变了我一生的转捩点。

后来的我无数次想过若是没有那次的相遇,我的人生究竟会变成怎样呢。可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,因为人生不会重来。
或许未来的我走上绝路后会怨恨他的出现。
又或许,荣耀加身,未来的我会感激这个人的出现。
谁知道呢。
后来的日子虽然并不平静,可也幸福温馨。那是我第一次受到这么多人的信赖,不知不觉,我身旁竟已聚集了一群令人信赖的同伴。
如同奇迹一样,以往我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竟逐渐被实现。

而他还是像初识般时不时把我踢翻在地。
但不同的是,我竟感到高兴。
这样想的我肯定也出问题了吧。
可我无法不感到庆幸。

那个人……对我而言便是像太阳一样耀眼。
怎么……可以这么闪耀呢?
那阳光灿烂得让我流下了眼泪。
喜悦的眼泪。

无论世事如何改变,这束阳光在我心里永远都不会褪色。
他的出现,为我的人生带来了色彩。

所以。

若是谁试图从我身旁夺走这束阳光,

我绝不容许。

【平路】 作用力01

Attention!!

-cp为平田洋介x绫小路清隆
-人物崩坏ooc
-文笔渣且小白
-可能会引起不适
-路哥路姐都是我的
-我永远喜欢绫小路清隆·jpg



初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一副双眼无神的模样坐在距离窗边很近的座位。阳光照射在他身上却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。他看上去并不是十分擅长与人交流的人。那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。

当老师走了以后,班上的气氛瞬间变得有点尴尬。
不想大家陷入不安或者感到为难。
于是我站起来了。
「各位,稍微听我说句话好吗?」
大家的视线聚集到我身上,我露出了笑容:「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要在同一个班级一起生活了。所以,我想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来自发性地进行自我介绍,如果大家能快点成为朋友就好了呢。距离入学典礼也还有时间,怎么样呢?」
我怀着期待说出了以上这些话。
「赞成!我们彼此之间连名字之类的都还不知道。」
同班同学在一个人带头后都发出了赞同的声音。
太好了。
我很高兴地想。
理所当然的,我第一个做了自我介绍。接下来的同学有的带着害羞,有的带着自信,有的带着兴奋地作出了自我介绍。
途中有同学拒绝进行自我介绍。我内心感到有些失落。
应该要更细心地考虑到个别同学的感受的,这次是我的失误。
毕竟是第一次,所以考虑不周,让同学陷入困扰了。
这瞬间,涌上我心头的是某些被我丢进垃圾桶的过去。
神情恍惚了一瞬间。
我随即让自己回到了平常的状态。
就在这期间,班上剩下来的人大部分都已经做好了自我介绍。下一位就是坐在近窗处的拥有一对毫无生气的眼眸的同学。
下意识地对他感到期待。
但他好像正在神游太虚,还没意识到现在的情况。
所以我提醒他了:「那么,下一位----那边的同学,能麻烦你一下吗?」
他一下子回过神来,看到大家的目光都落到他身上后,他好像有点慌乱。
他站起来。
「呃……那个……我是绫小路清隆。那个……呃……没有特别擅长的事情,但会努力跟大家变得要好,呃……所以请多多指教。」说完他便坐下了。
四周有点安静,他似乎理解到自己的自我介绍失败了,露出了懊恼的神色,抱住了头。
看着他这副模样,我不禁觉得他有点可爱。
然后我对他露出了笑容:「请多指教喔,绫小路同学。我们也一样,都想跟大家要好起来,一起加油吧。」

那就是我与他,绫小路君的初次交谈。为了让大家顺利地融入班级,我决定日后多与绫小路君接触。
这时的我尚未知道这所高等育成大学附属高中的真相,亦未能了解绫小路清隆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。我只是一味地活在这美好的一刻。

待续